箫潜

今天也在不务正业着的我

金色胡桃与他们

Cp:果戈里✘陀思妥耶夫斯基

        果戈里的衣摆上有金丝的舒着羽翼的飞鸟,同那件      总是不安分地扑腾着的短披风相配极了。他常常在费.米.陀思妥耶夫斯基独自办公或是散步的时候从身后踮着脚走近来,先是雕像似得静静地立在原地一言不发,过了片刻再终于绷不住似得步子轻快地转到费奥多尔的左侧或是右侧,熟稔把鼻尖埋在对方的肩上,用他那好听极了的嗓子挟着气音笑起来,“诶呀,诶呀,您可真是叫人没法子,”他说,一面笑得直喘一面悄悄把他的费佳的冰凉的指尖握在手心里,“您简直是个比大挂钟的摆还冷静的朋友呀,费佳;下一回您可不能叫我先笑出声来...”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