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潜

今天也在不务正业着的我

【轰爆】

无逻辑的小片段
*真的好喜欢轰爆啊,他们两个也太好了吧!其实想写文很久了,但是又担心ooc,而且我个人的文章都在热度五到十徘徊...
*感觉有很多杭州的小伙伴呢(应该不是错觉吧)
*无个性高中生设定

       轰焦冻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那个突然闯出来的家伙才好。至少在三秒钟以前,他一直以为爆豪是每天风雨无阻地讨厌着自己的。不论是上课时视线偶然交汇的那一霎,又或是走廊上寻常的碰面,爆豪胜己总能一瞬间把表情调到最为狰狞的那一档,红色的眸子凶狠地半眯着朝他瞪过来。
     换做平时早已经习惯了的轰焦冻大概会无视这道目光再恍若无事地回一句“早上好啊爆豪”,然而此刻的情况却着实有些不同。事实是晚自修已经结束了好一会,准备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回寝室的路上,一个不知从何处跑来的陌生女孩把他拦在了走廊尽头。
    “那个,轰同学,我有话对你说...”对方红着脸声音发颤,类似情形已经经历过不止一回的轰焦冻依稀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正努力回忆着姐姐教过的拒绝辞时,忽然听得有什么人的脚步声重重地从身后响起。那明显来者不善的跺地式行走实在熟悉得过分,轰还没来得及把婉拒的话向眼前的女生背诵一遍,思绪就已经转向了“这么晚了爆豪有什么事找我”。

     “喂,半边混蛋, ”不一会儿急躁的优等生便从暗了灯的走廊现出身形,很是及时地大步插进告白与被告白者的中间,顺便伸右手一把揪住轰焦冻的衬衣领子,“给我过来,有事问你。”
       轰同学觉得领子被拽得怪难受,义正言辞地告诫道“爆豪你不能欺凌他人”,手里捏着一只精致信封的女生却脸色发白地后退了几步。爆豪胜己原地没动,握在手上的课本不耐烦地凌空一扬。女孩震惊地瞟了他一眼,鼓起勇气把信往轰焦冻手里一塞,飞快地往楼梯的方向跑了。
        这时空空荡荡的走廊上只剩下了他们二人,爆豪嘁了一声松开手,摊开那本被揉得皱巴巴的书一面面地翻了起来,也不去解释究竟找轰焦冻有何贵干。柔和的月色在身边的铁皮栏杆上流淌,一片轻巧的影子正好落在爆豪胜己难得安静的侧脸。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无言。
     “爆豪?”迟疑了一会儿,轰还是决定率先开口,“你现在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啊?烦死了你看不出来吗?!还有现在别吵我!”
爆豪转过脸来白了他一眼,不大凶,比之白天的态度简直称得上是和蔼可亲。轰只好闭了嘴等在一旁,意识却不自觉地把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拢在眼底。他想爆豪到底为什么找我呢,找了我为什么又不说话...原来爆豪翻起书来也是这样跟人有仇的样子啊我还以为只针对我一个...他又忽然觉得爆豪胜己待在离自己近一些的地方也挺好的,虽然那个人专注极了的目光只是黏在课本上。
      轰焦冻赶紧揉了揉眼睛,可是没错,他还是觉得爆豪现在的样子有点儿可爱——那个乱糟糟金头发的少年这时正对着课本骂骂咧咧,无意识地做出赌气一般的神态。一个想法忽然掠过了脑海,轰想起姐姐大概是说过的,女孩子如果想说些心里话又不敢开口,常常会把你晾在一边自己做些无关紧要的事。轰仔细地考虑了一番,感到心里渐渐地发起热来,正当他瞟向爆豪胜己的时候,爆豪也终于停下了翻书朝他看过来。
      轰焦冻突然觉得嗓子迟钝得说不出话,于是不知怎么就鼓起勇气一把握住了爆豪的手,两个人的距离顿时拉近了一半,对方小小的影子清晰地盛在瞳仁里。
“你你你有病吗混蛋,给我放开啊!!”
“爆豪不是有话想对我说么?”
“谁想跟你说啊自恋混蛋!老子只是问你道题!”

(轰焦冻:可是爆豪明明耳朵都红了...)

*后半段纯粹在瞎扯,我真的不知道在写什么T^T
 

评论(2)

热度(26)